顾志坚:我只能低头
2015-03-30 13:38:23
  • 0
  • 4
  • 91

顾志坚:我只能低头

   

  几年前,我出席一个英籍华人医生的丧礼。他叫陆欣义,从泰州园博园的假山上不幸坠亡,才二十六岁。他在地上躺了四十几分钟,没有得到抢救,流尽鲜血,失去生命,随身携带的捐脏卡,也沒有发挥作用。

  

  这给我一个启发,外国人捐脏,捐遗体是稀松平常的。他们死了,也要帮助别人,造福社会。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,或直接土葬,或一烧了之,或二次土葬,太浪费了。

  

  由于中国捐脏或捐遗体的人太少,导致换器官的价格成为天价,只能是有钱人的专享,普通患者只能绝望地等死。想到这些,我有了捐献遗体和器官的冲动,在心头埋下了一颗种子。

  

  我发病时,肿瘤近十三公分,一些医生曾断定我只能活三到六个月。六个月,一年,一年半,我挺过来了。随着生存期的延长,我在不断创造奇迹。感谢神!我对后事开始深入思考。

  

  我喜欢苏州,喜欢苏州的人,苏州的面条,好希望埋骨苏州,甚至和世外老人讲过自己的愿望。但,我既然在创造奇迹,身体一定有值得研究的地方,我应该捐出去。


  我和熟悉的医生,一些朋友交流,他们无一例外,都表示反对。我很郁闷。今年三月一日,浙江湖州潘甘平来苏州探望我,我表达了想捐献遗体和眼角膜的愿望,他表示支持,我很感动。

  

  在昆明病危,回到苏州治疗。我知道自己尽管乐观面对,身体已很虚弱,所剩时日不多。我一定要在身前把身后事搞定,我的身体我一定要做主,否则,我父母死活是不同意捐献的。感谢我的妻子,她理解支持我的决定。

  

  我打电话给潘甘平老师,按照我的口述,他帮我写了一份关于身体的遗嘱,我特别强调,遗体最后要交由我家属火化。上网以来,见多了遗体转卖的新闻,十分难过。最近,山东大学搞基建,捐赠者尸块和建筑垃圾一起被运往遥远的小山村,也沒有人道歉。我愿意捐献遗体,也希望获得尊重!

  

  我的遗嘱在微信发出,也拜托潘甘平老师,金笛和相关医疗及研究机构,红十字会联系。很快,苏州红十会给我老婆来电“你老公要捐遗体?”,我老婆确认了,他劈头就是“没有钱的,不给钱的,知道吗?”,我老婆当然知道,只是觉得很不舒服。

  

  二十三日下午,红十字会志愿者刘先生来到我病房,我的朋友,苏大一教授也在座。教授问捐献遗体是否红十字会专有业务,他回答是,认为否则会乱套。教授说红会这不是垄断吗?志愿者笑笑。我这才知道我的遗体是不可以自己直接捐给医疗研究机构的。

  

  我提出遗体使用价值没了,希望将遗体归还我家属,志愿者摇头,没有先例。他拿出两份相同的格式合同,上面根本没有对遗体尊重的条款。对遗体的最终归属沒有达成一致,我也就没当场签字。


  再说,我们怀着极大的热情和理想捐献遗体,红十字会不应该安排一场庄严的捐献签字仪式吗?太不尊重人了。红十字会人员呆在空调房里,一切交给不懂专业的志愿者,盘剥他们的劳动,每个月怎么好意思领取不菲的工资?这都是纳税人的血汗呀,你们不过是依附极权的吸血鬼!想起来,真气愤,无论如何,当时,这字是签不下去的!


  我是要捐眼角膜和遗体,我很希望帮助别人看见世界。我老实说自己是乙肝转肝癌,能否捐献眼角膜?志愿者说也不知道,还是要问苏大附一院这里的医生。傍晚,周秀敏医生查房,我向她咨询。她认为眼角膜无组织,不具传染性,应该可以捐,不过要听专家的意见。二十五日,志愿者通知我老婆,眼角膜不可捐献。也不知他问了哪位医生,更不知道对于乙肝患者捐眼角膜,国家是否早有规范?

  

  第一个愿望不能实现,家属也无法获得遗体最终处置权,我对捐献遗体有了疑虑,对于中国大陆十分低的遗体捐献率有了深深的理解。政府不能光责怪民众素质低,你专制,你垄断一切,民众生前无自由,死后想为社会和未来做点事,就必须重新进入体制,被压榨和侮辱,中国人太悲哀了。

  

  我现在蛋白很低,只有二十七。隔天输血浆和蛋白,价格很贵。当初献血者可是无偿献血。想起来,很多人都会不平。然而,正是血浆和白蛋白在救我和其他人的命。再说,我已经明白,红十字会将我们的遗体转交给科研机构时,我们的遗体已经是商品,只能任由他们处置,怪只怪一党专制衍生出的红十字会垄断体制。与红十字会谈尊严,只能是与虎谋皮。我存心为社会和未来做贡献,只能低头,但,绝不是向专制低头。

  

  在专制社会,谁有尊严?转眼间,独裁者萨达姆上了绞刑架,打虎者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,谁说他最后一定有尊严?大家都希望有尊严,在普遍沒有尊严的时代,只有争取自由才是正途。

  

  愿神护佑所有中国人走上自由民主的康庄大道。


顾志坚感谢大家关心和帮助

写于苏大附一院肿瘤科病床

2015、3、29


顾志坚茶庄:http://guzhijian.taobao.com/

顾志坚电话:13815201367


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